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中国对世界民航增长贡献率超过20%

    2018年,中国十大航空枢纽中,有8家机场进入全球客运的50强。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以下简称民航总局)25日发布的消息显示,中国民航总周转量连续14年位居世界第二位,对世界民航增长贡献率超过20%。

    这是民航总局副局长李健在蒙特利尔召开的国际民航组织第40届大会上发言时披露的数据。李健说,作为国际民航组织的创始国和理事国,中国始终以航空安全为底线要求,截至目前,中国运输航空实现持续安全飞行109个月,创造了208个月空防安全零责任事故的纪录。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24日下午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数据显示,中国境内民用航空颁证机场已经达到235个,年旅客吞吐量达到1000万人次的通航机场有37个,其中定期航班的总条数达到了4945条,为1950年的412.1倍。

    同时出席发布会的民航总局副局长董志毅表示,中国国际航空枢纽在全球的航空运输市场中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在不断增强。据统计,2018年,中国十大航空枢纽中,有8家机场进入全球客运的50强,其中包括北京、上海浦东、广州、成都、深圳、昆明、西安以及上海虹桥机场。特别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在2018年底成为继美国亚特兰大机场之后全球第二个年旅客吞吐量过亿人次的机场。

    根据民航资源网本月发布的统计数据,2019年上半年,全球吞吐量机场前50强排名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位居全球第二,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位列第八,香港第九。其后是广州、成都、深圳、昆明、西安、上海虹桥和重庆,分别是第12名、第24名,第26名、第34名、第40名、第44名和第46名。

    根据民航资源网的观点,2019年上半年全球排名前50的机场中,排名进步幅度较大的多为中国和美国机场,中国机场中深圳、西安、重庆排名提升较快。另外,2019年全球10大机场排名竞争激烈,香港机场受发展环境影响大概率跌出前10,广州则有望进入前10。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国将建设以三大世界级机场群、十大国际航空枢纽为核心,29个区域枢纽为骨干,非枢纽机场和通用机场为重要补充的国家综合机场体系。具体到国际航空枢纽方面,将着力提升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机场的国际枢纽竞争力,逐步提升成都、昆明、深圳、重庆、西安、乌鲁木齐和哈尔滨等机场的国际枢纽功能。

    本文章来源采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2850672461@qq.com 

    空客最大客机A380宣布停产,波音最畅销机型737MAX全球停飞,2019年对航空制造业而言是近年来最惨的一年了。

    今年航空制造业的第一个阴影来自空客。2月14日情人节当天,空客宣布由于销售状况不佳,将于2021年暂停巨无霸飞机A380飞机的生产。

    空客在A380客机上的失败,实际上是对未来航空市场预判失败造成的。空客方面认为,由于人口越来越集中,未来全球航空运输量的90%以上将集中在超大型城市之间,空域紧张会加剧,用A380这种超大型机的一个航班来代替中小型机的多个航班,能有效解决空域紧张和机场拥堵。

    而事实上,现阶段航空公司越来越多地避开大型枢纽机场,转而使用点对点的飞机。燃油效率更高、单座成本更低的新一代宽体飞机,如波音787系列梦想客机及空客A350系列飞机等更受市场认可。

    A380的研发费用高达250亿欧元,由于没有足够订单维持现有的生产基础,该项目使空客在2018年损失4.63亿欧元,空客不得不选择关停生产线。

    此外,今年以来,空客与波音在WTO的扯皮大战继续上演,并由波音方面先下一城。今年10月,WTO裁决欧盟对空客补贴,其争端解决机构正式授权美国对欧盟输入美国的价值75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成为WTO成立24年来涉及金额最大的终裁判罚。

    12月,世界贸易组织再次裁定,欧盟并未采取适当措施消除其补贴空客公司而对美国波音公司造成的负面影响,空客A380和A350客机仍然获得欧盟政府的贷款补贴。

    另外一个巨头波音的日子更不好过。今年3月,一架由737MAX执飞的埃塞航航班在起飞6分钟后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全部遇难。这也是5个月内737MAX发生的第二起坠机事故。

    波音2019年的厄运由此展开。

    事故发生后,376架在运营的737MAX遭到全球禁飞,波音随即宣布暂停该机型的交付。

    起初,波音对737MAX的复飞有极大的信心,计划于4月修复机型软件系统问题,并于6月复飞,但之后由于软件系统升级仍然存在问题,预计复飞时间一拖再拖,目前波音预计的复飞时间为2020年1月。

    停飞给波音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分析师估计,737MAX停飞后,每个月仍给波音造成10亿美元的损耗。从今年3月全球停飞迄今9个多月的时间里,波音公司已损失了逾90亿美元。

    此外,波音还面临着来自遇难者家属和航空公司的巨额赔偿。波音公司提出支付1亿美元对两起坠机事故遇难者家庭和社区的支持。航空公司方面,目前多家航空公司已就停飞造成的损失向波音发起索赔。12月,美国西南航空宣布就停飞、延期交付等赔偿问题和波音达成了1.25亿美元的协议。

    波音也面临着用户和乘客的逃离。737MAX是波音历史上最畅销的单通道客机,目前未交付订单量超过4000架。今年以来遇到滑铁卢,截至11月波音737今年录得净订单为负182架。

    除了737MAX外,波音最新宽体机777X也面临不小波折。该机型原计划6月首飞,但因为发动机存在意外磨损情况,以及在进行地面高压应力测试时货舱门爆炸,导致FAA测试暂停,首飞被推迟至2020年。

    一连串的打击后,波音在年底更换了CEO。12月23日,波音公司CEO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因737MAX危机而辞职,该职务将由公司主席戴维•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接任。

    2019年,波音在蝉联七年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后,将这一桂冠拱手让给空客。今年前11个月,波音商用飞机交付量为345架,较去年同期骤降51%,也远远落后老对手空客725架交付量。

    波音的坏运气要延续到2020年了,波音决定从明年1月开始暂停生产737MAX飞机。在737MAX停飞这段时间内,一直在继续该机型的生产,目前约有400架737MAX完成生产尚未交付用户。

    波音737MAX的停产给整个航空制造业带来不小的连锁反应。

    波音飞机最大供应商—Spirit航空系统公司,负责737MAX机身的生产。分析人士估计,该公司50%以上的销售额来自于737MAX零部件的生产,如果选择停止生产和员工停工,每月停工所带来的损失为0.40美元(每股)。

    波音的发动机供应商通用电气(GE)则估计,MAX停飞将在2019年使其减少14亿美元的现金流。金属精加工公司EME方面则表示,波音公司的业务占其公司业务总量的一半。其中737MAX零部件约占5%或10%,MAX的停飞“可能真的会影响公司的未来”。负责生产737MAX机身复合材料的Hexcel公司在波音减慢MAX生产速度后,销售额已经降低。

    目前,监管机构仍未给出737MAX的复飞时间表,而航空公司方面已一再次推迟737MAX的复飞时间,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将机队中737MAX飞机航班投入飞行的时间延迟至2020年4月13日。这也意味着,737MAX商业停飞时间将超过一年。

    2020年,航空制造业能否摆脱颓势仍是未知数。

    本文章来源采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2850672461@qq.com

    本站使用百度智能门户搭建 管理登录
    服务热线

    4008-979-888
    7x24小时服务
    APP下载
    扫一扫下载APP